朝野互拥通过预算案的启示

星洲日报《开门见山》专栏第 167 篇…

财政预算案(2022 年供应法案),在朝野互拥之下顺利通过了

8 月 21 日首相伊斯迈沙比利宣誓就职,27 日公布内阁阵容,30 日部长开始就位履职,百日新政将于 12 月 8 日届满,伊斯迈是拜 913 朝野共署谅解备忘录所赐,反对党守诺没对首相掐脖子,确保他的首个财政预算案顺利过关。

财长在下议院提呈财政预算案,是每年国会立法运作的重要程序,堪谓劳师动众,数据涵盖性广泛,言之有物的议员必定彻夜刨读,才能摘取精粹来辩论。

预算案辩论分两阶段进行,首阶段是政策辩论,议员可以天花乱坠式借题发挥;次阶段是委员会辩论,议员需依据各部门拨款聚焦对题审问,不得举一反三。

重要的是,两个阶段辩论都需由相关部长总结回应,然后交由众议员表决。

首阶段政策辩论交由财长总结,表决时若被反对党大多数票推翻,意即执政方失去国会大多数票支持,依据希敏寺国会民主制度,不必再等到次阶段委员会辩论,首相必须卸职下台。

这次预算案首阶段政策辩论为期 7 天,共有 131 名朝野国会议员参与,续后 4 天是由 31 个部门正副部长轮流总结。当然,信口雌黄议员的空心言论也多的是。

根据国会记录,周四(18 日)完成的首阶段辩论是以声浪表决方式通过,希盟没有弃权或起立反对,意即完全认同国阵的明年度财政策略。

记录也显示,表决时段有数名国会议员起立要求记名投票,但议长阿兹哈基于少于 15 名议员起立,并不符合议会常规,因而驳回这项要求。

当时起立反对的议员共有 12 名,即民兴党 7 名、国家斗士党 4 名及麻坡议员赛沙迪。这群 12 议员,皆为没有参与签署朝野谅解备忘录的团组。

原本,议论焦点是预算案总开销 3321 亿令吉,其中,土著和穆斯林社群拨款与非土著拨款存有严重落差,是 97.06% 对比 2.94%。

经济学家莫哈末阿都卡立(曾是希盟时期前首相马哈迪的经济顾问)评议财政预算案不公平,给予土著和非土著之间的拨款差距太大。他说,土著获得 114 亿令吉拨款,而华裔和印裔仅得 3 亿 4500 万令吉,只占土著社区拨款分配的 3%左右。

林冠英也狂批预算案忽略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尽管这族群占据总人口的 30% 以上,但所获得的拨款只占不到0.1%,是不公平的分配,也不符合伊斯迈所谓的 “大马一家人” 理念

其他行动党议员听了秘书长言辞也闻歌起舞,折算分析预算案拨款分配之下,每名土著可获得 557 令吉;非土著方面,每名印裔获得 75 令吉,华裔仅获得 15 令吉。

岂料,反对党的表现虎头蛇尾,辩论时是英雄,表决时却像硬不起来 “缩沙” 了,让 “椰子声”(Ya!)声浪响震国会殿堂,你有失望吗?

网络广传揶揄官场现形记的漫画

其实,财长提呈预算案当日,本专栏早已发问,朝野两方签署了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一团和气之下,预算案有啥看头?希盟率先发布 “2022年预算案策略文件” 之替代预算案及 12 项献议,是否可被视为早已妥协的方案,先缴兵械才进场?

须知,谅解备忘录第 3 领域(双方共识)第 3.3(a) 条款注明如下:“依兑现及实行谅解备忘录内的转型为条件,一旦在制定过程中受到咨询或原则上双方同意,希盟在 2022 年财政预算案或相关供应法案的表决时,秉持支持或中立的立场。”

大家早已料到,无论政策辩论或委员会辩论阶段发生争执和对峙,投票表决时希盟的底线只能弃权,绝不会突袭或反对。

事实证明,希盟不但没有弃权,反而完全认同国阵预算案的全套策略。

反对党领袖安华是首位参与预算案政策辩论的议员,当时他强调,政府须向人民解释财政预算案以外的开销详情。

大家也记得,去年 11 月 9 日的预算案辩论,安华在国会曾说,政府如果没按照 “我们的要求修订当前的财算案以帮助人民,我们无法保证财算案能够轻易过关”。

结果,财长总结辩论时,安华突然传话通知希盟议员取消记名表决,国会里党鞭大过天,就这样慕尤丁的 “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 终以声浪表决方式轻松通过,也让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赢得一个变种的信任动议。

事后,安华给予的理由是:希盟的要求已经纳入预算案里,没理由再反对

同样理念,这次希盟的要求是同样被纳入明年预算案,也同样没理由再反对。至于沙菲益、马哈迪和赛沙迪,12 议员是 “少数民族”,失礼了,谁叫你们不签备忘录?原则留到以后慢慢煲也不迟。

原载:星洲日报|言路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