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治重置之吉凶祸福

《开门见山》#122 篇

2020 年政坛压轴戏,原是在野党假借财政预算案辩论及记名表决,压逼双方国会议员公开表态,对慕尤丁羸弱政权逼宫。

结果歹戏拖棚,眼看快要煮熟的鸭子,竟然被它飞走了,林吉祥口中首相可能隔夜丢官的预言,竟是 “狼又来了” 的伊索寓言。

12 月 15 日,财长于预算案三读辩论总结后,记名投票表决的结果是 222 国会议席当中,111 票支持通过、108 反对、1 名弃权、2 票因议员去世而悬空,落差只是 3 票。

这与 7 月 13 日执政党提议更换下议院议长的投票表决,成果一样。当时,记名表决结果是 112 支持、109 反对,副议长因主持会议而弃权,朝野支持度的落差,也只是 3 票。

这也意味,3 月希盟政府倒台后,从 7 月至 12 月相隔近 5 个月的缓冲期,朝野在下议院殿堂面临表决时,双方虽是草木皆兵,但皆无跑票。

套句说笑的形容法,国会现今的势力悬峙,将继续保持类似 “稳定性紧张” 的奥妙状态。

这样一来,希盟与反对党领袖安华的 “坚实、令人信服、强大” 大多数票说辞,也因而变得窝囊浮滑,前路渺茫,必须及早检讨反攻方略,并为疫苗接种压扁大流行冠病曲线之后势将引来的全国大选备战

奈何,希盟的方略检讨,却是希盟内斗白热化的开始,安华威严若是经不起内部考验,阿喀琉斯跟腱要害将发炎腐臭,决定希盟的存亡。

3 月国盟执政中央后,在野党阵营的反攻战略频吃败仗,安华驾着国会大多数票虚招,觐见元首却连连失威,甚至 2021 年财政预算案的主战场,在二读、三读 28 部门开销辩论表决时又被全盘挫败,希盟的民间威望,可谓极度蒙灰。

12 月 17 日原是今年下议院会议期的休止日,要等到 2021 年 3 月间才将复会。俗语有道,一个星期对瞬息万变的政治来说已算太久,政治人没有喘气稍息的空隙。

就在国会无限期休会、总结政局告白天下的驱动下,希盟内部协调严重出问题,内乱之火马上延烧。

当天早上,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公然背弃安华,发表两人联署文告,更以不点名方式,表示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拉拢)“机会主义” 的执政党后座议员身上,希盟领袖必须放下过去的包袱,并专注与自己同在的在野党阵营的朋友。

依据文告的遣词造句,诚信党和行动党是公开主张希盟即刻进行 “政治重置” (Political Reset)、放弃旁门重夺政权的幻影数字游戏,易辙改弦,锻造团结反对党的 “希盟+”,才能应对来届大选的搏杀。

林冠英与末沙布此种隔山打牛的手法,看似厉言否决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希盟共主安华一直希望靠拉拢巫统议员,以取得国会多数重夺政权的违道行动。

根据希盟管道消息,当天中午,安华在国会贵宾室对某希盟上议员暴跳如雷,高声喊话:“汝等为何不能稍安勿躁?”(Why you all can’t bloody wait?”)过后,原本定在国会休会后召开的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被这次会议已临时取消,同时未定新的开会日期。

希盟秘书处当天中午发出取消通知,时间性显得暧昧,它恰好是林冠英及末沙布发表联署文告数小时之后即刻发酵的事情

回到 “政治重置” 一词,管道消息也说,这是希盟马安接替首相候选人议题内部起争执后,今年7月行动党即开始沿用的文宣套路。希盟的 “政治重置” 论调,实与世界经济论坛(WEF)的重启经济号召,大有偷师之嫌。

今年5月世界经济论坛推动 “重大重启”The Great Reset号召,并设立 “重大重启” 专页推展口号(https://www.weforum.org/great-reset/),但议程备受抨击,被指为经济强国趁借冠病大流行来进行世界经济重组的冒险性实验,吉凶祸福无人能担保。

无独有偶,今年 7 月 3 日与 4 日,行动党上议员刘镇东个人部落格连续刊登《重大重启:重置大马政治》首次篇,为自己的同名新著做宣传,文章也获得行动党火箭报《当今大马》的转载

希盟消息人士披露,这份 “政治重置” 为题的英布文告看似不再空穴来风,因而挑起了公正党国会议员的内部紧张。

首先,行动党林吉祥率先疾呼,呼吁现在是让更多年轻领袖领导马来西亚的时候了。接着,行动党三名女性国会议员张念群 (古来)、杨美盈(峇吉里)及杨巧双(泗岩沫)也在同日傍晚发表联合声明,隐晦说明在野党阵营需要 “一个新的希望” 和改变。

接着,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愈加见缝插针,在英布发表联署文告早上接受 BFM 电台访问时强调,在野阵营需要新配方,包括推出反对党阵营新领导层,第 15 届大选积极备战。

针对希盟旧战友的连环影射性评讥,安华和公正党继续重申希盟的存在感与实有价值,强调安华过去数个月来所做的努力具有希盟的共识和同意,因此任何重置希盟战略的主张和论述,都必须先在希盟内部讨论和研究,以符合希盟一贯作风和共识。

此外,公正党党内也有声音排除沙菲益替代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可能性。理由是,沙菲益只是小党的领袖,更不是联盟内部领袖成员,他有何德何能在此关键时刻替代安华?

若对 2020 年大马政治乐章填上休止符,希盟各党的一年谱曲,尽是患得患失,年终更以狼狈不堪的局面,草草收场。

这篇乐章,也该像中国琵琶名作 “十面埋伏” 演绎楚汉相争的气派,先是澎湃奏鸣,然后项王败阵、乌江自刎、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各自得胜回营的逐步演进,终场尽是哀怨、萧索、孤单的窒息感。

这与希盟 509 大选得胜之后的狂傲善变嘴脸,构成强烈的对照,彼此心照不宣,冷暖自知。煮酒论英雄,骊歌奏起当儿,有谁个迟暮枭雄甘心就此谢幕,含泪蒙羞退出沙场?

原载:星洲日报|言路版: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396094.html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疫苗接种、政治重置、经济援交 – jeffooi.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