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的歌

大选,莫非也是一场海葬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64 篇…  大选日期尚未敲定,朝野造势行动已掀开 “无厘头” 口水战序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都是与 “海” 有关,举国嗨嗨声四起。

摆渡人的歌

谁是出气筒、谁被打沙包?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63 篇… 大选很像戏剧中土豪宴客,每逢五年一届武林大会,厢房里夜夜笙歌,场外地痞吃喝玩乐,关心的不是今天咱吃啥,而是明天要凵吞谁;守攻地盘固然要紧,重要是散场后大家有饭吃。

摆渡人的歌

快大选啦?结完五年烂账再说!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62 篇… 巫统在喊话,社团注册官已批准巫统先大选后党选、反跳槽法案也已通过、希盟谅解备忘录(MOU)解散国会时限731后不再延续或履新,若不火速大选,要等几时? 巫统凭什么如此嚣张、一党坐大、忽视民瘼、夹持选民?就凭两名因涉贪案进出衙门的污点领袖喊话造势,就得逞了?

摆渡人的歌

解读公正党的下一站 (战)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60 篇… 人民公正党党选已结束,但党全国最新排阵仍未尘埃落定,必须等到委任党总秘书及各州主席要职之后才能揭晓。这是党章赋予党主席的权利,是公正党的特性,也是解读往后该党斗争路线的途径。

摆渡人的歌

东马政局内忧外患,巫统飚冷汗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58 篇… 上周,巫统在亚庇领衔主催国阵大会,本意是为大选造势,岂知遇到巫统部长派与当权派公然隔山打牛,而国阵友党也伺机窝里反,内忧外患一起浮露出来,镜头非常难看。

摆渡人的歌

看砸水晶球,也难测大选风水日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57 篇…  不是我看轻本地学院派政治评论员,平时难见他们下乡访问偏野选区做实据考查,成天躲在象牙塔尖大放厥词,几个月前还在口沫横飞,预测巫统会在甲柔州选举大胜后乘胜追击,有的甚至斩钉截铁喊话 6 月或 9 月就会全国大选,现在同一班人马开始犹豫了,时评和预言变得极其模凌两可,尽信书不如无书!

摆渡人的歌

大选未到,神经刀出鞘!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55 篇… 这回,希盟竟然耍出 “如果不想和我们做好朋友,就不能怪我们” 神经刀,岂不等于说,大选时不投希盟的选区,就等于不想做希盟的好朋友,到时下场会怎样,华人华商会再被追缴所得税吗?

摆渡人的歌

公正党党选 = 基层公投推倒大帐篷?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54 篇… 总的来说,公正党党选绽放异彩,最大亮点是赛夫丁和拉菲兹的出师表,双方主轴都是有关 “大帐篷” 议题,非正则反。结果,赛夫丁代表希盟高声倡议大帐篷,竟然出师未捷身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