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的歌

大选,莫非也是一场海葬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64 篇…  大选日期尚未敲定,朝野造势行动已掀开 “无厘头” 口水战序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都是与 “海” 有关,举国嗨嗨声四起。

开门见山

脸书也开始没落,Z 世代爱什么?

星洲日报《开门见山》专栏第 202篇… 两年前,我在泰国的网红朋友开始遗弃脸书,转攻 Instagram 作为她们的首选社交网络平台,除了得以延续点击诱饵的玩意,也能续靠图像和微视频吃香半边天。 这种行为模式的变化,让我看到网络产物的品牌有效期骤减,但也看到新世代开拓网络新疆土的风潮,越滚越大,越翻越新,长辈快要脱节了。

摆渡人的歌

谁是出气筒、谁被打沙包?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63 篇… 大选很像戏剧中土豪宴客,每逢五年一届武林大会,厢房里夜夜笙歌,场外地痞吃喝玩乐,关心的不是今天咱吃啥,而是明天要凵吞谁;守攻地盘固然要紧,重要是散场后大家有饭吃。

两岸三通一槟城案件

第 31 天:继续重召控方证人 #23 – 商人拿督扎鲁 (BUCG)

槟海底隧道案 | 扎鲁:付 1900 万原因之一 卡纳拉嘉以洗钱调查胁迫 – 商人拿督扎鲁供称,争议性商人卡纳拉嘉曾以他会在 2001 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下被提控,而以此威胁他,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促使他向卡纳拉嘉支付 1900 万令吉,以结束有关的案件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