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Thoughts

冠病肆虐,官病再起

槟州冠病社区感染到底怎样了?为何负责各自州选区的州议员被记者问及时,都表示手中没有最新资料,“我不知道!” 联邦政府抗疫行动虎头蛇尾被人诟病,槟州好学不学,也在资讯处理方面出问题,该谁当其罪? 要问:今年 3 月成立的 “槟城抗2019冠状病毒通讯与赋权予民小组”,只是拿来做戏讲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