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天:重召控方证人 #23 – 商人拿督扎鲁(BUCG)

供词摘要:1)作林冠英生日礼物,扎鲁:曾送10万现金和瑞士名表;2)扎鲁:2016年两次将100万现金交林冠英;3)“担心我被反贪会监督”,扎鲁:冠英嘱透中间人给钱;4)纳兹里介绍认识纳吉密友;5)扎鲁:通过 “中间人” 卡纳拉嘉,200万现金交林冠英。

作林冠英生日礼物,扎鲁:曾送10万现金和瑞士名表

(吉隆坡24日讯)商人拿督扎鲁供称,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12月左右, 他曾分别给予槟州前首席部长林冠英10万令吉现金以及价值4万3000令吉的 Maurice Lacroix 名牌手表,作为后者的生日礼物。

林冠英涉及的槟城海底隧道计划案今日进入第25天审讯。扎鲁是此案第23名控方证人,也是关键证人。他曾在2018年,因槟城海底隧道项目而遭反贪会逮捕和延扣。

扎鲁是北京城建集团(BUCG)的代表,林冠英在本案中被控向他索贿。BUCG和数家公司组成的Consortium Zenith BUCG 私人有限公司(CZBUCG),在槟城海底隧道计划中成功中标。

交20万兑现10%项目盈利承诺

扎鲁在昨日出庭供证时揭露,在2013年8月左右和2014年1月左右,他曾两次前往林冠英的办公室,将两个各装有10万令吉现金的信封,分两次交给林冠英,以兑现他曾同意后者,在该公司获颁槟城海底隧道项目后,在日后提供项目盈利10%的承诺。

扎鲁今日在主控官雅思敏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指出,林冠英的生日是在12月8日,他记得后者的生日,因为他从网络搜索资料后,有记录下来。

他说,在2014年12月左右,作为庆祝林冠英的生日,他给了后者10万令吉现金。

称10万现金装信封交林冠英

“我将一个装有10万令吉现金的白色信封交给林冠英。林冠英接过有关的信封。他没询问信封内装有什么,也没有拒绝接收。”

他说,林冠英在收下了有关信封后,看似开心。

扎鲁进一步指出,在2015年12月左右,也是适逢林冠英的生日,他携带装有10万令吉现金的白色信封以及一只价值4万3000令吉的 Maurice Lacroix 品牌手表前往林冠英的办公室。

他说,他当时告诉林冠英有关的海底隧道项目尚处于可行性研究阶段。

“我随后告诉林冠英,适逢他的生日,我有携带礼物给他。有关的礼物是装在信封内的10万令吉现金以及一只装在盒子内的 Maurice Lacroix 手表。”

指开心收下手表拒接收10万

他指出,林冠英将装有上述10万令吉的信封交回给他,只是收下该手表,林冠英在收下手表时看似开心。

“当林冠英拒绝接收该笔10万令吉时,我并没什么感觉。”

他指出,该手表是他从一名叫拉詹古纳的手表商那里所购得。

扎鲁也说,林冠英不曾要求在生日时收取手表,而是本身要赠送给林冠英。“我会赠送手表予林冠英,只为了确保我与槟州政府的项目顺利进行。”

通过售地尤瑞庆公司获得、“两次共100万交林冠英”

此外,扎鲁供称,他曾分别在2016年1月以及2016年4月至5月左右,分别将两个各装有50万令吉现金的粗帆布背包,交给林冠英。

他说,这两笔共100万令吉现金是通过出售 Lot 702 地段予拿督尤瑞庆的公司 Ewein Zenith Sdn Bhd 中所获得。

尤瑞庆去年坠楼死

尤瑞庆于去年10月5日,被发现死在加拉歪路的 The Palazzo 高级公寓底楼游泳池范围。他原定去年11月29至30日到吉隆坡地庭,作为此案的控方证人供证。

扎鲁今日指出,在2016年1月左右,他携带装有50万令吉现金的粗帆布背包(beg haversack )前往会见林冠英。

“我将装有50万令吉的背包交给林冠英,并说:先生,这是给您的。”

指林没询问背包装什么

他说,林冠英微笑接过该背包,没有询问背包内装有什么。

扎鲁进一步供称,在2016年4月尾至5月初,他携带另一笔50万令吉现金前往林冠英的办公室。

他说,林冠英就如此前一样,没有询问背包内装有什么,而是笑着接过该背包。

“担心我被反贪会监督”、扎鲁:冠英嘱透中间人给钱

扎鲁指出,林冠英曾吩咐他,若要给他钱,则通过中间人。

“这是因为林冠英担心我可能被反贪会监督。”

他说,因此他向林冠英建议让卡纳拉嘉作为中间人,因为卡纳拉嘉认识时任首相(纳吉),有豁免权(kekebalan)。

“在取得林冠英的同意后,我联络卡纳拉嘉,告知后者,在向林冠英支付钱时,会通过他作为中间人。”

纳兹里介绍认识纳吉密友

扎鲁供称,他是在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的介绍下,认识争议性商人卡纳拉嘉,卡纳拉嘉是纳吉的密友。在好友纳兹里的介绍下,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卡纳拉嘉与纳吉的关系。

“除了帮助我与(时任)首相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以便不被国阵政府干扰,我就可以平静的进行我的项目,我也希望可以拉近林冠英和(时任)首相的关系,以确保我在槟城的项目不受到干扰。”

“因此,我决定将卡纳拉嘉牵涉到我给林冠英金钱的事件中。”

卡纳拉嘉的妻子吉丹嘉丽是此案首名控方证人。吉丹嘉丽去年出庭时供称,林冠英曾在扎鲁的陪同下,到访其住家和丈夫商讨机密事务。

卡纳拉嘉在2019年因欺诈扎鲁而在刑事法典420条文下被控,有关的控状指他于2017年7月和8月左右,在雪州的 Eastin 酒店欺诈扎鲁给他200万令吉。

扎鲁:通过 “中间人” 卡纳拉嘉、“200万现金交林冠英”

扎鲁进一步供称,在2017年8月,他通过“中间人”卡纳拉嘉,将200万令吉现金交给林冠英。

他指在2017年8月中旬,他多次与卡纳拉嘉联络和讨论,他当时希望向林冠英送上200万令吉的贿金。

他说,他是通过 WhatsApp 信息卡纳拉嘉,要通过后者,将 “巧克力” 交给 “大老板”(Bigboss),这里指的 “巧克力” 就是现金。

2包包各装100万

扎鲁供称,在2017年8月18日,在 Eastin 酒店和卡纳拉嘉会面时,他将两个分别装有100万令吉现金的包包,交给卡纳拉嘉。

他指出,在2017年8月20日,他联络林冠英,并将后者介绍给卡纳拉嘉。当天他去载卡纳拉嘉,后者携带了他较早前交代的包包,里头装有100万令吉现金。

他指出,两人当时驱车前往吉隆坡的 Wenworth 酒店载林冠英,以载送后者前往Publika出席活动。

“在前往 Publika 的路途中,林冠英表示他会前往卡纳拉嘉的住家讨论通过中间人给钱的事情。”

扎鲁指出,前往Publika的车程大约20分钟,当时卡纳拉嘉有和林冠英在车内自拍。

一同乘车 林冠英下车带走100万

他说,林冠英在下车时,带走了装有100万令吉的包包。

他进一步供称,在2017年8月29日凌晨12时左右,他和林冠英前往卡纳拉嘉的住家。

往卡纳拉嘉家取走另100万

扎鲁指出,卡纳拉嘉的家人见到林冠英时,表现得很开心,并在客厅一起合照。

“在卡纳拉嘉的家人离开客厅后,就只剩下我、卡纳拉嘉和林冠英,我们有提到林冠英所要求的项目盈利10%。”

他说,卡纳拉嘉随后从车厢内取出一个包包交给林冠英。

“这包包就是我在 Eastin 酒店交给卡纳拉嘉的其中一个包包。”

扎鲁也说,包包中的现金分别是50令吉和100令吉的钞票。

此案将于下周一续审。

“推测林冠英要钱应付大选”

此外,扎鲁供称,林冠英当时向他索取该笔200万令吉,是因为后者预测全国大选即将到来。

“如果我没有给这笔钱,恐怕林冠英在未来会干扰我的项目。”

他也说,如果林冠英没要求项目盈利的10%,他就不会给后者这200万令吉。

“我和反贪会合作并不是因为政治,而是因为反贪会揭露了数项事实,显示我只是林冠英的工具。”

林冠英:案存政治阴谋、“没拿过扎鲁一分钱”

另一方面,林冠英在休庭后在庭外发表谈话时指出,扎鲁的供词是在捏造事实,并强调自己没拿过一分钱。

他说,没有任何现金踪迹或银行账户交易的证据说明他曾拿过扎鲁的一分钱。

他指出,此案存有政治阴谋,虽然控方没有掌握任何的资金流动证据,或开口索贿的视频或录音,但依然要提控他。

他说,他会交由代表律师在下周一的审讯中,拆穿扎鲁的谎言。

林冠英的代表律师哥宾星补充,案件在下周一续审时,在控方对扎鲁提出附加提问后,辩方会交叉盘问扎鲁。

新闻来源:星洲日报:https://www.sinchew.com.my/?p=3894890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