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大帐蓬与反扑计划

中国报《摆渡人的歌》专栏第 19 篇… 

我国疫情、政荡与经济三大关口,9 月伊始即出现转折点,值得大家重温诸葛亮夜观星象的功课,探测局势走向。

政坛皮影戏演绎至今,慕尤丁首相下台复又担任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基本上,权势地位王寇无变,政权主宾界线照样分明。

执政党虽掌弱势多数票而显得前途多舛,但政治动力是来自日益逼近的大选跫音,在野党若不及时重整战略,必是自寻死路。

抗疫主战场是疫苗接种行动,依斯迈沙比里延续慕尤丁疫苗策略,主挥部长改由凯里全权把关,续朝原订接种指标挺进。

截至 9 月 4 日,共有 2040 万 1824 人接种首剂疫苗,占全国人口 62.5%;另有 1577 万 2760 人接种次剂疫苗,占全国人口 48.3%。

若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人数做统计,则占全国成年人人口 67.4%。接踵而来,就会轮到18岁以下年龄层接种疫苗。

这个业绩,在野党只能场外沾光,不能上台领奖。

国库干枯

国会任期步入尾声,收买人头换政府的戏码现已无甚意义,依斯迈的计谋是看准朝野枭雄的死穴,不敢公然违抗国家元首忠告各造言和的苦心,才祭出朝野联手抗疫与协商国家复苏的橄榄枝。

这条橄榄枝,果然引起林吉祥遐想,以为是落实 “信任与财政供给” 的迹象,不吝频对依斯迈抛媚眼,只是至今无甚甜头。

毕竟,依斯迈燃眉之急是救经济,确保第 12 大马计划及 2022 年财政预算案顺利过关。这两大国会议案若被多数票推拒,就与信任票落马没两样。

财政预算案定于 10 月 29 日提呈,但财长东姑赛夫鲁早已打出哀兵牌,要求国会核准调高政府法定债务的上限,从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的 60% 升至 65%。

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的上限,一直都是是 55% 以下,去年 8 月 24 日因抗疫开销飙升而调高至 60%,14 个月后又再喊救命,国库干枯,尽显无遗。

因此,在野党如何在抗疫平台与财政预算案关键讨价还价,并以 “信任与财政供给” 做拉锯战筹码,就要拿出真功夫。

大选是朝野决斗的最后疆场,战略与战术同等重要,何况倒数已经开始了。

这点,安华身为希盟候任首相人选,眼线显得很专注,大有不成功即成仁的气慨。

今年 4 月 10 日,希盟波德申干训营结束,对外宣布未来方向与战略,主轴是以 “大帐篷” 方式,不分政治背景,广纳各阶层大马公民,极力恢复议会民主,捍卫人民利益,严守原则与改革议程,肯与任何一方合作,但绝不容纳 “盗贼统治者”。

这个宣言有个重要语境。当时慕尤仍未下台但处境岌岌可危,希盟的 “大帐篷” 号召,看似收买国会人头的最后努力。

缺乏共识

慕尤丁下台引动执政党洗牌,希盟被动之下于 8 月 23 日召开主席理事会,对外再次重述 “大帐篷” 立场。结果,“大帐篷” 只能引进沙巴民统党加盟,希盟阵容一夜之间增多 1 席,膨胀率凋零得很难看。

9 月 3 日,希盟举行在线讲座会,虽曰 “大帐篷” 但对希盟共同标志一事,安华与林冠英竟然缺乏共识,众目睽睽下各持相反意见。

林冠英认为,东马希盟成员党已获得自主权,决定来届大选是否使用自身党标志,行动党立场是,沙巴及砂拉越成员党无需使用希盟标志。

安华却认为全国希盟应当使用共同标志,以免选民混淆。他强调,大选共同标志早在波德申协议中获得认同,若有分歧,只对敌对党有利。

希盟帐篷之大,竟然容纳不了一个共同标志,令人哗然。

安华口中的波德申协议若被自己人颠覆,希盟有何 B-计划来战胜敌对党?此情此景,是否意味安华已经不再是希盟的希望偶像了?下回待续。

原载:中国报|人人咖啡店:https://www.chinapress.com.my/?p=2661184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风云莫测与希盟走向 – jeffooi.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