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s

槟城南岛填海争议:视频神经战

槟城南岛填海计划主催是现任首席部长曹观友,自推动 “槟州交通大蓝图” 之后,工程项目范围及周边建设不停变异,工程融资来源日陷迂回曲折,议论纷争。 最近,希盟州政府的宣传前哨面对草根围攻,现更进入外围论战状况,正反双方祭出视频神经战术,让州政府大员得以暂躲代理人背后喘气,舆论也暂时不知鹿死谁手。

Photography

Documentary: 老饼家

#春自人间来 系列 街拍:槟城阿依淡的老饼家 Old Penang Series #1: Neighbourhood biscuit shop, Ayer Itam, Penang. Leica Q 28mm:ISO 200 | F/2.8 | 1/125 | -3/5 EV | Lightroom

Random Thoughts

冠病肆虐,官病再起

槟州冠病社区感染到底怎样了?为何负责各自州选区的州议员被记者问及时,都表示手中没有最新资料,“我不知道!” 联邦政府抗疫行动虎头蛇尾被人诟病,槟州好学不学,也在资讯处理方面出问题,该谁当其罪? 要问:今年 3 月成立的 “槟城抗2019冠状病毒通讯与赋权予民小组”,只是拿来做戏讲爽的吗?

Ferryman_504
摆渡人的歌

脱胎换骨 vs 新瓶旧酒

《摆渡人的歌》 # 504篇 槟州政府终于敲定行政议会中期职务重组,并于9月15日生效。这是首长曹观友于9月9日宣布的决定,目标是为乐重振槟州在后冠病时代的经济,以求达到槟州2030年愿景。 他还有9年多的时间来印证诺言,来日方长。 相信,曹观友是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达致这个决定,因为重组行政议员职务的课题早有所闻,一年前已被媒体提起。

Ferryman_0906
摆渡人的歌

政治是一场知觉游戏,对吧?

《摆渡人的歌》#503篇 江湖老狐狸会对政治初哥训话:“知觉,是政治生态的一切!” In politics, perception is everything! 多年前我曾领教过,当时一直细嚼箇中滋味,直问自己:有一天,我会出卖良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