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招,巫裔权位心态在转移

《开门见山》#115 篇

安华喊话启动 “以马来人及穆斯林领袖为主” 的变天计划,吉凶未卜成败未定,竟诱发巫统与东姑拉沙里同步发难,枪口一致对准跛脚鸭首相,慕尤丁暂时以静制动,但要看他护城保位到几时。

安华与姑里仕途有个共同点,两人都是马哈迪玩弄于掌股之中的沙场老将,政坛打滚一生已近风烛残年,岂知首相宝座始终擦身而过。这次看似最后一战,两人之中谁能笑到最后呢?

当前,巫裔/穆斯林政党三分天下局势已定,无人能再一党坐大,这次安华/姑里各自螳螂捕蝉,竟然无顾黄雀在后,分分钟会被巫统吞噬。此话何解?

10月13日安华觐见元首,巫统政治局当晚即刻开会,午夜时分,党总秘书阿末马斯兰宣布考虑撤回对国盟政府的支持,同时逼宫慕尤丁,恐吓或将开出新条件包括尽快签署书面合作协议,才会与国盟继续合作。

此外,巫统也铺下后路,建议把全民共识注册成为合法的政治联盟。

两天后,阿末马斯兰更在推特凭空数鸡蛋,摆出巫统仗势:

当朝政府共有113国会议席,但要紧记,巫统本身合共55席,即(A)39席、巫统(B)16席;加起国阵则合共59席,即附加马华2席、国大党1席及沙巴人民团结党1席。此外,砂政党联盟18席。

另一边,土团党本身仅得16席、伊斯兰党18席、沙巴立新党1席、沙巴团结党1席。

巫统(B)16席虽已跳槽,但原本都以巫统旗帜上阵,巫统(A)乃是原本的巫统。巫统/国阵才是最多议席的政党。

可见,巫统党秘书短信是要祭出数项讯号。一、把巫统分为A阵营与B阵营,暗喻跳槽者会在抉择关头归队;二、国阵是注册政治联盟,盟党议席虽少但团结性稳固;三、不提全民共识,甚至把伊党与土团党排列一齐,暗喻巫伊两党共组的全民共识,已因伊党靠拢慕尤丁而出现波折。

有人说,这是巫穆为基的政党三分天下所激发的症候群,单在巫统内部,早见诸侯派系纷争,内乱未靖,岂能齐家治国平天下?

巫统党内诸侯纷争,究竟谁的势力比较大?现对慕尤丁发难了,谁又是巫统合纵连横的伙伴?

须知,马来西亚是最能体现 “在职权” 魔力的国度,而今巫统蒙受1MDB贿赂案件所累,部分党产被冻结、朋党供应链受创、300万党员迷途失所,能借官位支配资源而呼风唤雨的阵营,应是依斯迈沙必里、安努亚及希沙姆丁几位部长。其中,安努亚讲话声浪最大,其 “西瓜占大边” 过度拥护慕尤丁的立场,也开始引发基层怨言。

从以上角度来看,我反而觉得党基层眼中的 Bossku 纳吉,形象最鲜明,或许他深知早已输尽权位底线,必须及时放下身段做保温行动,落力协助补选而连连得胜,基层拥护度不输当年。如果他要败中求荣,应效仿日本田中角荣角色,在幕后操纵政局,扮演现代慈禧太后。

田中角荣是日本政坛枭雄,以庶民宰相形象上任,任期逾两年便因涉及1974年洛希德军备丑闻而下台,1976年被迫退出自民党,却在党外围维持派系影响力直至80年代后期,迟至90年才正式退隐政坛。不知,纳吉是否对此角色开始热衷了?

现在重看巫统,自沙巴州选被慕尤丁之国盟/沙巴人民联盟当众奚落后,痛定思痛而准备发难,本身又有何本钱?

2018年大选后,巫统州政权只剩4州,即彭亨、柔佛、玻璃市及马六甲;其中,柔甲州政权是靠畸形政变而得。

国会势力分布方面,巫统现只掌控39席,等于222总议席的17.57%,而各州国会议员代表与势力分布,可分为彭亨(9席、5正副部长)、霹雳(7席、2正副部长)、柔佛(6席、5正副部长)、森美兰(3席、1部长)、吉兰丹(3席、1部长)、玻璃市(2席、1副部长)、槟城(1席、1部长)、马六甲(1席、1副部长)、吉打及沙巴(各2席、无正副部长)、雪兰莪、登嘉楼、布城直辖区(各1席,无正副部长)。

这里可以看出,掌握巫统实权的应是政权最稳、枭雄至多的彭亨州,纳吉与依斯迈就是来自此国家元首的州属;柔佛也是角力州属,反对慕尤丁的声浪最大;反而霹雳却是三头马车各自走,领袖之间缺乏共识,有时更互相对峙。

预料,巫统短期内不会有浴火凤凰、反攻腹地的长远战略,各路枭雄只把党视为临时避风港,等待乱军中杀出生天之后,随时会再复辟旧有的治国手段,残喘偷生。

因此,巫统对慕尤丁逼宫,甚至准备夺权,对国家稳定、经济振兴是一大逆流;而伊党竟在此刻,乘势大耍伊斯兰原教旨教条,直接冲击非穆斯林法定权益,我们不能等闲置之。尤以华人现际选区近乎全胜却沦落在野的困境,必须变调求生,万万不能坐以待毙。

请参阅相关文章:巫统山头林立,诸侯派系纷争

2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巫统山头林立,诸侯派系纷争 – jeffooi.com
  2. 政治停火,看谁火种先灭 – jeffooi.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