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不该成为政治孤儿

转载:星洲日报 | 言路版 |总编时间郭清江

从马来人停火看回华人当前的情况,星洲日报专栏作者黄泉安兄一针见血点出华人的危机,他担心华社被政治主流边缘化,沦为政治孤儿的问题。我看了心有戚戚焉。

马来西亚在希盟政府倒台后,国内政局只能以一个 “乱” 字来形容;马来社会更四分五裂,没有一位政治人物能完成 “马来人大团结” 的使命。

但是,一场让许多人认为国盟政府气数已尽的 “紧急状态” 风暴,不只让慕尤丁得到至少 4 个月的喘气空间,还让不可能的 “马来人大团结” 开启合作新契机。

在王权主导和压阵下,本周开始的国会会议少了尔虞我诈的政治博奕。如果大家都听元首的话,2021 年财政预算案可以顺利提呈和通过。慕尤丁也不须担心不信任动议。现在朝野一条心抗疫情,同时将振兴经济视为己任。至于何时还政于民再来见真章?据悉,只要冠病病例稳定维持在个位数,或者最迟明年二、三月就是全国大选的时候。

这批斗了好几个月的穆斯林兄弟,在元首劝喻下即使还想斗下去,现在都暂时乖乖听话。

马来社会一直在洗牌,今天可以是敌人,明天会变成同僚;你说他们都在为个人利益斗争,但回到权力中心就是土着和马来社会权益。

从马来人停火看回华人当前的情况,星洲日报专栏作者 黄泉安兄一针见血点出华人的危机,他担心华社被政治主流边缘化,沦为政治孤儿的问题。我看了心有戚戚焉。

最近有位刚抵马的外交官问我,你支持马华或行动党?我答道:“我只支持能为华人做事、心在华社的人民代议士。”

华社在上届大选获得建国以来最多国、州议会代表,席位虽然大幅增加,但是,政治影响力并没相应提高。行动党作为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今天完全被排除在政治主流门外。

行动党在马来社会被污名化,完全拜敦马哈迪在巫统掌权 22 年来的长期抹黑所赐。这种族群对立的局面若没改善,对马来西亚肯定是个大灾难。

不幸的是,火箭当家那两年仍无法改变马来主流社会对该党的负面印象。

火箭要走得更远,必须要有聆听忠言与批评的气度,并且要多跟人做朋友,更别让朋友变成敌人。

想想看,一场政变,就让火箭突然间成为政治弃婴。这是多么残酷,可见人和有多重要。

砂州政党联盟公开说,谁都可以合作,只要不是行动党。巫统更不用说,只要不是安华和行动党,也是谁都可以合作。公正党领袖则对行动党 “人在希盟,心在敦马哈迪” 感到不是味道。

火箭若拥有更好的人和,以该党今天的政治势力(42席成为国内最大党),足够改变结局成为造王者。

华人在种族结构上已经是先天不足,我们跟其他种族尤其是马来人的人口比例在逐年拉开距离。

华人在这个国家的未来,取决于我们想不想搭上这部列车。

一些人对沙巴新政府完全没有华人代表没有感觉,只会愤怒的说: “我们不需要华人进内阁,中央有又怎样?还不是在卖华?”

华人还要失掉多少权益,才会在 “卖华” 声中醒觉过来。

我们以为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自此以后就会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结果朝野马来人一转身拥抱在一起,华人在一夜之间就被排除在权力中心之外。

当一个纯土著政府要实施不利华社的某个措施时,我们只有在生米煮成熟饭时才会知道,那时候即使喊到花儿也谢了,也无法挽回突然失去的权益。

火箭入主布城那两年最有本钱和敦马哈迪摊牌,争取华社权益,结果一片丹心照沟渠,人家还是土著至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还不是全民的终极目标,因为只要土著或马来人一日不拥抱此理念,这条路会走得既艰辛又容易激化种族对立与冲突。

翻开历史,马华、行动党和华文媒体是华社的铁三角。

马华在政府内部极力捍卫与争取,火箭在野不断施压,以及中文媒体作为华社喉舌所扮演的角色,成功联手捍卫华社权益,让我们的华文教育与文化得以保存下来。后来马华在野,火箭在朝,这层关系却突然间变了样。

我们不能把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当着是理所当然的,这包括我们的中文名字、华文教育、能够在电台听到中文歌曲、能够舞狮舞龙,广告招牌能使用中文,以及进入本地大学等等。

当我们失去权利的时候,现在所享有的一切都有可能变质,或者轻易被拿走。举例来说,当华人失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职时,华人新村拨款与各种利益已变得稀少。

那段一起走过的历史可歌可泣,但是,已经没有太多人记得,也不会有人放在心上。华社权益经过两次大选每况愈下,华人还在自我感觉良好以及停留在谩骂的同温层。

经历惨败的马华如果要重新站出来,必须要有新的论述,新的作风,去说服华人你已经不一样了。马华不能靠火箭失分来得到华人的支持。即使火箭多么糟糕,不少华人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把票投给马华,这是马华须认清的事实。

除了马华和行动党,后安华时代的公正党新一代多元种族领袖们,能否继续坚持多元声音,改变没有未来的种族和神权政治版图也值得华社关注。

另一方面,华社千万别对伊斯兰党这只黄雀掉以轻心。伊党以神权治国的目标明确,成立伊斯兰神权国是该党的最终目标。该党可以不争朝夕,凭耐心等着收割的日子,坐收渔人之利。

伊党在跟火箭合作的那一年,甚至以福利国作为幌子骗取华社选票。巫统和伊党深信“全民共识”会获得马来主流社会强大支持,如今跟伊党同在一个屋簷下的马华,如果继续没获得华社支持,肯定无法抵挡接下来的挑战。

夹在缝中求生存的华人,是时候认清政治现实。

许多人都希望能有另外的选择,但是目前的选择并不多,不是马华就是火箭。在新选择出现之前,我们必须让这两个代表华社的政党一样强大,让他们互相牵制、竞争与表现,否则当整篮鸡蛋掉在地上时,我们将一无所有,风险太大。

华社不应继续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以免成为 泉安兄口中的政治孤儿

我们 “只需在野,不需在朝” 是一个危险的布局 。

此外,每当午夜梦回想到马来主流社会对华社与日俱增的误解与偏见,我的心中就不寒而栗。种族对立日愈尖锐和表面化,我不是在危言耸听,这是离开自身同温层始能看到的盲点。

这个国家迫切需要一股新的力量和勇气,让各族能摆脱旧有的历史包袱与苦难,否则即使此时此刻还政予民,同一批人还是会让问题回到原点。

原文请点击:星洲日报 | 言路版 |总编时间郭清江

中文版:华社不该成为政治孤儿

英文版:Chinese community should not be a ‘political orph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