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的网媒延伸体

Ferryman_505

《摆渡人的歌》#505 篇

没有脸书,就没有纸媒的存在感吗?

看看大马纸媒脸书的粉丝点赞记录,也许可以看到纸媒网络势力的片面。

另一个衡量点,是纸媒手机应用 (Mobile Apps) 的下载互动率和纸媒社交网是双子星,缺一不可。

脸书粉丝与点赞数目比 Apps 下载和应用率较公开透明。以下是今年 9 月中旬马来半岛 6 中文报的脸书点赞记录…

1)星洲日报:1,848,695

2)中国报:1,720,392

3)东方日报:1,592,607

4)光华日报:1,364,483

5)光明日报:1,068,133

6)南洋商报:357,000

看来,以上只是纸媒抢攻网络战的一部份。粉丝点赞率只是资源消耗的直接折射,守得璧堡却不担保收入。

去年 9月中旬,《The Edge 财经周刊》报道 大马纸媒印刷量大幅度下降,引起各主流报刊出版社(星报、星洲日报、中国报等)酝酿退出销量审计制度,使广告业雪上加霜。

当时数据显示,星报报份已从 2013 年的 551,000 份降至 2018 年的 353,000 份,跌幅达 36%。2018 年 7 至 12月期间,实售报份只达 151,623 份,比起 2015 年同一时期的 248,413 实售报份,可谓跌幅凶猛。

同样的,2018年同一时期,星洲日报实售报份为 277,644 份,但 2015年数目是 340,584 份。

当时,中国报报份(早报)审计仍未结束,但根据数据,2016 年同一时期实售报份是 140,586 份,2017 年却跌至 129,224 份。

综合起来,中文报销量已从 2013 年的 881,00 份跌至 2018 年的 456,000 份,跌幅达48%。

做个比较,马来报章销量跌幅更惨,从 2013年的 200 万份跌至 905,000 份,跌幅 55%。

至于各报电子报销量也有起落。2018 年 7 至 12月期间,星报电子报报份为 86,667 份,2017年同时期则高达 116,719 份。

同一时期比较,星洲日报电子报从 2017 年的 64,016 份跌至2018 年的 62,350 份;至于中国报电子报销量,却从 2016年的 6,921 份增至 2017 年的 12,116 份。

遗憾的是,上述数据有点陈旧,根本不足以反映眼前的实际现况。

说实在话,报份直坠下跌,意即广告收入也相应下跌。

报馆利润下降是公司缩小营业的前奏曲,若不及时谋设反扑战略,骊歌总会响起。

眼前,配有电子钱包的手机应用粉丝数据,目前没有自动报价的作业方式,功力成效暂时仍是深不可测,但它却是一个弥补纸媒没落的金矿,能决定纸媒日后存亡绝续。

不知,纸媒社长和经理部,可曾检视公司总编辑(尤其是试用期的总编集)的道行,是否已随时极速空转变而与时并进、心态转移、充分了解新闻消费人的锐变心理,在编辑室用人恰当呢?

发展报章社交网络是一回事,编辑部主脑是否已掌握 SEO(搜索引擎优化)这门学问?

在新加坡这弹丸小岛,人家卖鱼都能网红,出入请保镖时代,一切是被 ‘知觉颠覆‘ 而穷则变,变则通!

但要切记!纸媒是文以载道,不是卖死人广告或替政客撑腰。不然,粉丝就会越来越少,纸媒也会因为内容贫乏而慢慢死掉。

五毒散(马来西亚前锋报)就是一个死亡数字了。

阿里巴巴收购香港《南华早报》,但不是为马云粉饰天下,苦撑近十年虽能撑住市场,但编辑部还是面对裁员,也需要进入人头理想化阶段。

大马最大英文报《星报》由于如今生意大幅减少,今年6月起开始进行业务重组和调整工作方式,斟酌员工人数。

但互惠遣散计划(MSS)不达标,星报媒体集团将从今年第4季开始裁员。

纸媒一叶知秋,冬天还会远吗?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